沈珍珠母婴网首页

首页 >> 达芙通图片

智灵通:冷冻卵子真是生育的唯一“后悔药”?

 2019-03-27 19:58  


  智灵通:冷冻卵子真是生育的唯一“后悔药”?晨报记者 陈 承

  朝阳区群众又火了一把。

  继被封为“世界第五大情报机构”后,朝阳区群众徐静蕾一个关乎生育的选择,引发舆论热潮。

  这是一个被徐静蕾自己称为“全世界唯一的后悔药”的选择——冷冻卵子。7月6日,某杂志的官方微博放出新一期的封面,16字的硕大标题配以徐静蕾的全身照,刺激着读者眼球:《去未来生孩子 徐静蕾冷冻卵子全记录》。

  隔天,该杂志官微放出专访徐静蕾的全文,“冷冻卵子”话题成为贯穿专访全程的主轴。徐静蕾开门见山地表示,大约在5年前或更久的时候,她就已听说冷冻卵子技术,并坦承她早于2013年39岁时,就在美国冰冻了9颗卵子,这么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想生孩子,更多的是为了保证自己在生育权上拥有尽可能大的选择余地。

  在专访的最后,徐静蕾说,之所以把这个被认为是个人隐私的话题,坦然向大众媒体公开,是因为“这种技术的存在,可能对女人本身超越生理局限有帮忙,对家庭的幸福也有益。”

  专访公开不到两个小时后,她用自己的微博转发,评论内容很“徐静蕾”:“全文在此,欢迎不同意”。

  至少,在这篇专访被转发评论过万字的长微博下,网友的观感可谓一边倒地支持徐静蕾。如果没有8月2日,央视新闻频道就此话题进行了报道,这事儿很可能早已在舆论场中沉寂下来。

  单身女性冷冻卵子

  与现有政策的冲突

  卫生部曾下文规定:只有在自然受孕的机会丧失,且男女双方处于婚姻存续期,并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前提下,才能够选择冷冻卵子

  8月2日晚,央视新闻频道的官微贴出了一则报道,标题同样吸引眼球——“我国单身女性不能使用冷冻卵子生育”。这条时长6分多钟的片子,正式回应了由徐静蕾引发的冷冻卵子话题。只不过,这次舆论的反弹要大得多。

  公众热议的焦点,正是央视这条新闻片中的一段采访结论:在国内,即便有的医院允许单身女性冷冻卵子,但在使用冷冻卵子时必须提供三证:即身份证、结婚证、准生证。

  而这个政策法理依据,其实早在2001年就已公布。当年2月智灵通:冷冻卵子真是生育的唯一“后悔药”?,卫生部下发了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,该文件第三条即已规定:“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,以医疗为目的,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”。

  由此,冷冻卵子(官方正式称为“体外受精-胚胎移植技术”)和捐精(即“供精人工授精”),这两大目前最热门的人工辅助生育技术,被法律法规框定了三大原则:1.以医疗为目的;2.需要在医疗机构进行;3.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。

  上述三大原则的确立,与徐静蕾在专访中认为的“给自己存一个选择”的理念可谓南辕北辙。按照上述法令,官方认定,只有在自然受孕的机会丧失,且男女双方处于婚姻存续期,并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前提下,才能够选择冷冻卵子。但徐静蕾自己的想法则单纯得多,作出这个选择,仅仅是为了让现在不想结婚不想生育的自己,一旦在未来改变主意时,有一个吃后悔药的机会。而这个理念冲突,正是舆论哗然的最大原因。

  有趣的是,在徐静蕾专访的评论中,有一名网友曾说:“(冷冻卵子)小心踩到直男们的尾巴”。不过,徐静蕾的好友、自称“直男癌”的韩寒,倒是在转发央视这条新闻后,直接力挺她——想要个孩子但就是不想跟男人结婚不可以吗?自己的卵子自己还不能用了吗?女性不能独立行使生育权利吗?还有,未婚女性怀孕,准生证都不给,孩子未来连户口都办不下来,除非认罚巨额社会抚养费。生育必须要和找个男人结婚捆绑吗?

  韩寒这条评论,至今已经接近10万次的转发和评论,他的四个疑问,涵盖了舆论场中,绝大多数质疑和反对“国内单身女性不能冷冻卵子”这一政策的声音。

  人工辅助生育

  背后的法律难题

  曾经一起对于夫妻死后冷冻胚胎的归属判决,引起了不小的伦理和法律争议

  在国内,冷冻卵子曾经有过一起标志性的案件,亦引起热议,其背后所折射的,也是生育作为人类基本的活动,当事人和直系亲属是否拥有完全的选择权这一命题。

  曾经有媒体报道,南京市民沈某与妻子刘某因自然生育存在困难,于2012年2月至南京鼓楼医院采用人工辅助生育技术繁育后代,在2013年3月25日进行胚胎移植手术前,夫妻双方因车祸死亡。此后,双方父母对处理冷冻胚胎事宜发生了争执,诉诸法院。

  作为男方父母的原告,要求判令儿子与儿媳存放于鼓楼医院的受精胚胎归原告监管处置;被告则是儿媳的父母,主张胚胎的处置权应归其夫妻所有。第三人鼓楼医院则称,冷冻胚胎不具有财产属性,原被告双方都无法继承,现沈某夫妻已去世,胚胎被取出后,唯一能使其存活的方式就是代孕,但该行为违法,原被告双方也无权行使死者的生育权,故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。

  2014年5月,江苏宜兴法院一审驳回了原告的诉请。不过,4个月后的无锡中院二审裁判,则支持了原告的诉请,判令四位老人共同监管和处置南京鼓楼医院的冷冻胚胎。二审法院的审理意见认为,在我国现行法律对胚胎的法律属性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,综合考虑伦理、情感等因素,据此进行了裁判。

  然而,即便二审定谳后,难以回避的仍是法律和伦理争议。诚如一审时鼓楼医院方面的意见,即便四位老人获得了处置冷冻胚胎的权利,但要让胚胎成为胎儿的唯一方式就是代孕,而这是我国目前明令禁止的。

  时隔一年后,徐静蕾赴美冷冻卵子一事,再度将由人工辅助生育技术带来的伦理争议,引入了台前。而相对于上述胚胎的继承权争议,冷冻卵子还涉及到更为隐含的性别歧视问题。

  事实上,最近就有声音指出,与冷冻卵子类似的单身男性捐精,非但没有被禁止,甚至是官方所鼓励的行为。合格的捐精者不但可以获得数千至上万元不等的现金奖励,更是被认为是“拥有优良遗传基因”的男性,可谓名利双收。

  上述声音质疑,既然男性可以将精子供给素昧平生、但符合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实施条件的女性进行生育,相反为何国内的单身女性却独独丧失了保存卵子的权利?

  成本和风险不小

  成功几率却很低

  一个冷冻卵子从复苏到最后成功怀孕,成功率最高为一成

  对此,有专业人士在技术层面对捐精和冷冻卵子进行了分析,认为这两个看似接近的技术,在实施时,在获取精子和卵子的手段、当事人付出的时间、精力和费用成本等诸多方面,其实有相当大的区别。

 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上海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副所长、主任医师孙晓溪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,冻卵先要取卵,取卵先要促排卵。从促排卵到取卵要经历多种风险。比如,促排卵药物易使多卵泡发育导致女性卵巢过度刺激,引发腹水、胸水,严重者需住院治疗。虽然取卵手术是一个微创的小手术,但是也会有出血、感染的可能性,也可能伤害卵巢功能,危害女性健康。虽然是小概率事件,但一旦发生反而得不偿失。

  临床数据进一步显示,虽然卵子冷冻技术已经日趋成熟,但目前冷冻卵子的复苏率为90%-97%,成功复苏的卵子将在实验室中与精子结合,成功率大约是71%-79%。此后,受精卵还需被移植到女性的子宫里。和之前的过程相比,这个移植过程失败率更高。冷冻过的卵子受精后移植的成功率大约17%-41%。自然受孕之后还有人会流产,胚胎移植到子宫里后也不是都可以顺利地着床定植,也有一定的失败率。冷冻卵子受精移植后成功怀孕的几率大约36%-61%。

  因此,经过这么一连串程序之后,一个冷冻卵子从复苏到最后成功怀孕,成功率大约在4.5%-12%。也就是说,即便在最理想的情况下,用冷冻卵子成功怀孕的把握仅有一成。在费用方面,参照美国冷冻卵子技术的费用,从取到冻的全程,大约需要花费2万美元以上。

  不过,即便取卵过程可谓复杂乃至痛苦,费用也相对高昂,但冷冻卵子技术在美国的高收入事业型女性中,已经成为可被接受的选择。甚至像苹果和Facebook等公司,还向女员工提供用以冷冻卵子的补贴。

  而美国相对宽松的冷冻卵子政策,以及较为成熟的相关技术,也吸引着像徐静蕾这样的中国女性毅然赴美为自己留下“唯一的后悔药”。

  对此趋势,广东毕拓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覃刚对媒体评论说:“虽未有批准,但是法无禁止即可为,同时,只是单纯的先去冷冻卵子以备将来之需要,我认为这是个人有权处分的行为,不属违法行为。国家应尽快拟定与之相关的法律法规,规范行业行为,保证权利人的权益。”


南京幸福美地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
推荐内容